锦州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七十九章 秘辛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46:27 编辑:笔名

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七十九章 秘辛

那时的剑仙无名还没修炼剑法之前,是一个喜欢舞剑弄剑的的无名小子,他修练的就是闻风剑这一门武技。

五万年前的闻风剑,只是他在一处山洞寻得的无名剑法,他照着修炼,方才拥有了不俗战力。

因其战力不俗,令不少人闻风丧胆,无名老鬼才起了一个这么滑稽的名字。

现在想想,很是有种恶趣味。

后来,无名老鬼屹立于剑道巅峰之后,对于年少往事,他不由有些唏吁,还把自己碌碌无名时所修练的闻风剑打磨了一番。

当然,这种武技无法与他后来所创的剑道秘术相比,更别谈是诸多神通了。

当然他也不希望在真武界的传人修练武技,所以,这门闻风剑被随意地放在了长河宗的藏经阁之中。

数万年以来,修练过此门剑法的弟子少之又少,更别谈能领悟其中真正的奥义了。

在真武界,江河与无名切磋的时候,无名老鬼就以半招之差,胜了当时已经被称为少年第一剑客的江河。

他当时所用的,正是闻风剑!

江河收回了思绪,深深地呼吸一口气,将斩天剑从纳戒中拿出,慢慢练起闻风剑法来。

一开始,他还是显得有些生疏,看起来仿佛初次修炼的劣质剑修。

即便他对于剑法的所有奥义了然于胸,在真武界有“天生剑胎”之名。

但此刻,他出剑之时依然会颤抖,无法达到出神入化的要求。

不过,江河依旧面如平湖,一遍又一遍地练着剑法,很快他慢慢地娴熟起来。

最后,他的动作越来越快,越来越纯熟。

短短的一夜之间,江河就练了上千遍,他已经慢慢地掌握住了此剑法奥义,炉火纯青,返璞归真。

江河他虽然拥有无数的记忆,他心里面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心。

他答应过,若是以后有机会回到乾元大陆,一定帮他照顾宗门。

现在,是时候让无名老鬼的门派振兴一下了。

三天之内,江河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良家妇男,在院内苦练剑法。

江河也明白,此番前行,九死一生。

以他现在玄魂境四层的实力,还是需要有所准备才行!

三天匆匆,江河启程去观海仙门。

在这方面,长河宗还算厚道,没因为不看好江河,就让他孤身一人去千里送人头。

与之同行的,除了一直为江河负责传信的韩云枫之外,还有一位莫堂主。

长河宗内,共有一位宗主,八尊长老,十二名堂主,以及二十八个执事!

今天前往观海仙门这等庞然大派,却只有一位区区堂主带队,的确厚道,这很长河宗。

“就我们三个人?”临出发前,江河看了一下寒酸至极的队伍,皱眉道。

带队的莫堂主少言寡语,同时,他也是韩云枫的师父!

莫堂主看了江河一眼,其他的话都懒得多说。

韩云枫心思玲珑,听江河这样一说,干笑一声道:“师兄,长老们最近都要闭关修练,不打算去了。”

“闭关修炼?”

江河笑呵呵的道:“我看他们是怕丢了老脸才是真的,反正我都是没机会通过测试,他们身为长老,若亲自出场,失败还是小事,但他们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被江河一口道破,韩云枫不由尴尬地笑了几声。

这一点江河还真的是说对了,江河才玄魂境四层修为,却参加观海仙门测试?

到时候只怕是一次又一次出丑。

对于八大长老来说,江河肯定不可能通过测试。

对于他们来说,失败已经注定的,但是,出丑丢脸,他们可丢不起。

“师兄多虑了。”

韩云枫干笑一声,然后说道:“说句实在话,观海仙门对我们态度不好,长老们不愿意与他们冲突,所以方才不出席此事的。”

江河淡然一笑,说道:“观海仙门,名字听起来倒是不错,若论实力的话,放眼东域,也无非是个接近一流的二流宗门罢了。”

“长河宗确实没落了,当年就算是观海老祖在世,也只有朝拜长河宗的份,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耳。”

对于江河如此口出狂言,莫堂主冷哼一声,瞥了江河一眼,懒得搭理他。

而韩云枫只是尴尬一笑,怕江河越说越嚣张,赶忙对江河说道:“师兄,这是我师尊,莫堂主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江河恍然,向莫堂主施了一礼,“此行还请莫堂主多多关照。”

他的言行举止大方得体,自然从容,倒是有一派之宗的气象。

莫堂主看了江河一眼,心中对他的表现点点头

,这才开口道:“行了,走吧。”

说完,转身就走,没多说一个字。

江河在他心中印象虽上升一点,但距离真正的少宗主还差得远了。

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,说的就是他!

况且,莫堂主心情也不太好,这也是他对江河态度冷淡的原因之一。

别看他身为长河宗的堂主,事实上,他的年纪在诸多堂主中算是比较大的,修为也不错。

可惜,他为人少言寡语,不擅长交际,总给人一种冷漠霸道的感觉。

再加上他掌管的堂口,走的是一言堂的路数,门下子弟都唯他马首是瞻,几乎承包了整座堂口,让人既羡慕又嫉妒。

所以,他在长河宗的人缘很一般,不能与其他的堂主相比。

否则,像这一次出使观海仙门的这一趟苦差事也不会由他来领队。

长河宗的高层都明白,这一次去观海仙门,肯定是让人笑话,江河肯定是出大丑。

甚至有可能一不小心会招来杀身之祸,这一趟差事,可以说他的结果,注定是失败。

不单是八大长老不愿过来,连其他的堂主都不想领队,最后,这一趟差事落在了莫堂主的肩上。

莫堂主也知道这一趟差事肯定会出大丑,他的心情能好吗?

所以他更是寡言少语,连话都懒得说,霸道冷漠的贯彻了堂主一职的威风。

很快,江河他们三人来到了观海仙门。

来到观海仙门,不论是韩玉峰,还是莫堂主,都顿时感受到了那浓郁到极点的的天地元气。

放眼望去,更是一派仙家景象!

观海仙门的宗土足有方圆几百里,仙气袭人,飞阁流丹,有古树参天,更有琼楼玉宇凭立云端。

在这宗土的最深处,更是一道道的五色神光冲天而起,不想而知,在那里是藏有着一件件的不世珍宝。

在观海仙门之中,有灵兽盘亘善山巅,吞吐日月之境光,有神鹰搏击长空,翔于九天,凶厉的气息翻滚不停,席卷四面八方。

在山门中心地带,有一方直插天际的高耸石碑,上面铁画银钩,龙蛇飞舞,神光流转,雄浑至极的笔力,冰寒九界的高冷,一剑霜寒十四州的凌厉。

这块碑文,乃是数万年来,各大强者在观海仙门留下的一丝武道真意。

时代越久,人数越多,原本最普通的碑文,也变成了镇派之宝。

任何人前来,只要冒犯观海仙门,便会被自古以来的各大强者,顷刻间碾为齑粉,

这才是大门派的气象,如此格局,难怪能在大周王朝扛鼎武道!

观海仙门此番吞吐天地之气概,与长河宗相比起来,长河宗更像是风烛残年的垂垂老者,无法相提并论。

见如此情景,不论是莫堂主,还是韩云枫,都不由一时失神。

他们不是第一次来观海仙门,但是,见到观海仙门名副其实的仙家气象,他们心里面一片怅然。

遥想当年,就算是观海仙门这样的庞然大物,都必须对长河宗顶礼膜拜!

可惜,当年的辉煌已经不在,今天的长河宗已经没落,甚至还需要仰他人鼻息而生存……

“老夫刚刚观天之象,发觉有道凌云紫气由西向东而来,定有高人相至,特来迎接,不想却是莫兄亲临,莫兄,别来无恙乎。”

莫堂主他们三人从道台下来的时候,观海仙门已经有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弟子相迎了。

测试之事,长河宗与观海仙门已通了消息,所以观海仙门早就有准备。

相迎的乃是观海仙门的一位执事,姓孟,年岁虽高,但生的鹤发童颜,道骨仙风。

再加上,刚孟姓老者对莫堂主言语间的吹捧,很有他种春风拂面之感。

不过,此人上散发出一种若有若无的雄浑气魄,双目中隐约有寒光闪烁,每一道寒光如同实质一样,怕是没有看起来那么和善。

“劳驾孟兄了,孟兄亲自相迎,在下不胜荣幸。”一见孟言,莫堂主忙是稽首说道。

不觉间,气势就矮了对方不少。

这也没有办法的事情,虽然孟言只是一位执事,按地位远在他之下,但从此人身上散发的气势来看,已然是天魂境六层。

试想一下,长河宗唯有堂主才拥有天魂境的实力,而人家一位执事,就已经拥有这样的实力了。

莫堂主对孟言说道:“孟兄,此次我等乃是为测试之事而来。”

孟言挤出三分笑容,有些皮笑肉不笑,说道:“此事长老已吩咐。”

他说到这里,看了江河一眼,随即笑呵呵的道:“这位小兄弟一表人才,气度不凡,想来就是贵派的少宗主吧。”

“正是,江河乃是我们长河宗的少宗主。”莫堂主也无奈,只好挤出笑容说道。

说是像江河这样普通资质的废柴,他是半点气度都看不出来。

有的,也只有那一副装出来的波澜不惊,但装出来的终究是装出来的。

江门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沈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蚌埠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江门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沈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