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州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纨绔邪皇 四三五章 牧马执鞭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13:38 编辑:笔名

纨绔邪皇 四三五章 牧马执鞭

()

据嬴冲所知,匈奴的‘单于’二字,只是简称。冒顿的头衔全称,应该是‘撑犁孤涂单于’才对。

撑犁二字,在匈奴语意为天,孤涂则意为子,单于意为广大。

合起来的意思,就是统治广大地域的天之子,

而嬴冲眼前的这位匈奴王者,也无愧于‘撑犁孤涂单于’这一称呼,所有一举一动,一言一语,都蕴含着日月天的力量,受其荫庇。

这位匈奴单于,放在其他的地方,实力可能只相当于一位普通的镇国。可在匈奴人统辖的境内,这位的力量,却可接近开国之境,

这使嬴冲,想起了幼时他与父亲伴驾天圣帝,参与祭天时的情形。

那个时候他的修为薄弱,不足以感受到那‘天’的存在。然而七国皇室,都被称为‘天子’,绝非是无因。

而历代以来的商周之君,以及三千年来七国帝王,无论修为再怎么浅薄,国势再如何暗弱,也无玄修敢对这些君王下手。

哪怕有二三人死于刺杀,也都是身殒于武者之手,且刺客往往都是当场身殒。

如今就不知,这所谓的‘天’,是否是与日月天类似的存在?又是由什么事物,化生而成?又或者,那就是道门所谓的‘天道’,‘天意’?

总之有一点可以确定,那绝不可能,是他头顶的这片苍茫青空!

总而言之,嬴冲直到见了冒顿之后,才真正确信。有‘日月天’的见证,这份和约,确实可真真正正的,约束匈奴之民。

日月天的震怒与反噬,匈奴人消受不起,身为日月天之子的冒顿,也同样承受不住。

他也终于明白了,为何和议之时,天圣帝要命御前侍卫总管越倾城到场。

在炉丘城内的时候,他们借助护城法阵之助,或者有办法敌住这位匈奴单于。可在签订合约之时,难保这位匈奴单于,会否临场翻脸,将他们屠灭干净。

有越倾城的震慑,才可使匈奴打消叵测之心。

祭天台上的气氛,一直都是剑拔弩张。直到双方用印完毕,交换了和约,王钟又把嬴冲代表秦廷用印签约的旨意,交付给匈奴一方。两方之人,才都舒了口气。

和议既成,大秦一方许多防范的心思,都可放下一些。而随着那‘日月天’的意志,消逝散去。匈奴人肃穆庄严的神情,也渐显柔和。

你就是安国公嬴冲?果然是年不及十六,不到束发之龄!

冒顿的目光,一直都在注视着嬴冲,带着审视的意味:敢于孤军深入草原,本王不知该说你是胆魄惊人,还是无知无畏?就不惧本王,将你这六十万军,全军覆灭于此!

嬴冲早就被这位的目光,盯到全身发寒。不过此刻,他亦未现半点怯意,反而是眼中精芒吐露,毫不相让的与冒顿对视。

胆魄惊人的,应该是单于才是!纵容左谷蠡王南下,可是欺我大秦无人?我大秦乃中原上国,汝等既敢犯境,便该想到此举,最终会付出何等代价。再者——

语声微顿,嬴冲冷笑:单于如有覆亡我军之能,何需签下这合约,称大秦为兄?

你这竖子——

住口!

安敢放肆!

那冒顿身周诸臣,都纷纷怒喝出声。不过用的都是匈奴语,嬴冲就只当是听不懂,充耳未闻。

而冒顿此时也微一抬手,止住了众臣的言语。

只有那位左王将昆别,依然语含不服的冷哼道:要不是左大将那混账受骗上当,擅自出战。你们这些秦军,怎会有靠近楞河的机会?单于大人,又怎可能给你们机会筑城?

这位用的竟然是秦语,声如雷震,全场皆闻。又有人将这位的言语,翻译给了匈奴诸臣,使对面群情汹涌,义愤填膺。

单于,您与您的部属,莫非就只会逞口舌之利?

嬴冲冷哂,继续与冒顿对视着:这次本公若未能如愿,那么本公将在一年之后,再次提兵六十万,携三月之粮,攻入草原!

这其实办不到,且不说西凉那边,未必还有气力再次聚集大军。便是他这里,明年必定不可能还呆在北疆。

那枢密院不将他们兄妹几个拆散安置,如何肯安心?那位荣国公,这次可不会对他讲什么情面。

即便能够留在冀州,明年今日,他也没可能调集这高达六十万的兵力。

不过此刻,嬴冲却是说的理直气壮,毫无半点心虚。

这次李靖如未能在无名坡,成功重创匈奴。那么他必定会放弃继续北上,避开与匈奴王帐军的正面决战,

然而匈奴人的破绽,迟早会暴露出来,不在明年,就在后年——

那冒顿单于的眼神,此刻亦是凌厉到了极点。对视了片刻,仍不能压服嬴冲,这位却是哈哈大笑:不错,真不愧是嬴神通之子,能挫败我儿老上,让本王甘心降服之人!

这位说话时,已收回了视线,长身而起:和约已定,大秦的安国公是什么样的人物,本王也知道了。可惜了,本王这一生,只怕都再无与你沙场相见之日!

嬴冲挑了挑眉,眼看着这位带着群臣离去,之后也不再停留,手捧着那议和文书,走下了这祭天坛。

他确信自己在两军相见的沙场上,绝非是历经数十年征战,名将榜上排位第七的冒顿之敌。

然而真正的名将,沙场上的本事,只占三分。还有着合纵,连横,天时,地利,等方方面面——

在真正掌握征战的本领,有必胜的把握之前,他绝不会使自己,陷入不得不与冒顿决战的不利态势。

回归炉丘城,嬴冲并未进入,而是骑着战马,手捧着那才刚签订好的文书,绕城而走。

而那炉丘城的内外秦军,情绪都被他此举煽动,一时兴奋激昂到了极致。

我大秦万胜!

大帅英明!

我安国府万胜!

狗*日*的匈奴,总算是降了,大帅无敌!

国公爷功盖千秋!

无数的欢呼声,轰然四起,仿佛要震塌了整面城墙。更有人在此时唱起了战歌,然后更多的人加入进来。

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。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,与子偕作——

那雄壮悲慨的歌声,越来越是洪亮。

十余里外。正策骑行入营帐的冒顿,亦有惊觉

。这位转过头看了片刻,而后一声惊叹。

一举而得数十万军心,此子果非常人!

而当冒顿再回过头时,已是意兴阑珊:吾忧身逝之后,孪鞮氏迟早要沦落到为此人牧马执鞭。

所谓孪鞮氏,正是匈奴人的王族姓氏——)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请到。)

平顶山治疗早泄医院
阳江治疗盆腔炎医院
汉中妇科医院哪家好
平顶山好的牛皮癣医院
阳江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